祭奠

不是文青,没有写点什么的习惯。只是今天实在百感交集,记录一下聊以慰藉。

依稀记得老人坐在椅子上,在夕阳的余晖中絮絮叨叨:“鬼子啊,从城墙那里爬上来,猫着腰在墙上走。那时候大队长啊,就在城墙的一个墙根那里等着。。。。”

由于心高气远,不住地想要前往洋人的土地求学,混乱中草率决定尝试出国。眼下还有几个月的时间,三个月GRE两个月托福,只能如此了。尤其是不满三分的绩点更是让人欲哭无泪。这些都是闲话,暂且可以不说。

28号学完GRE课程,即可回家。那是大年廿八吧,中午坐车下午回家。回家后,满眼都是家乡的味道,十多年的成长,再熟悉不过了。身体疲惫天色已晚,洗洗睡了,倒也是一夜好梦。清早起来,经不住老妈的热情去买新衣服,神情紧张的试完衣服,偷偷溜了出来,留下老妈在店里和店员讨价还价。不一会儿,妈妈满意的提着衣服出来,前往姥爷家探望。一路都在夸耀这件衣服多么的好,给儿子买件好看的衣服,真心心花怒放,喜笑颜开。

“昨天还能睁开眼来着,今天怎么不睁眼了?”老妈神态急迫得很,看着床上没力气睁眼的姥爷着急无奈。

“是啊是啊,”大姨表示很无辜,轻拍姥爷的脸:“你外孙子来看你了!睁眼看看啊!”

许久,无果。依旧是微闭的双眼,张着嘴喘气,像一条缺氧的大鱼。

“没事吧!”大姨动手翻开姥爷的眼皮,摸摸脑门,“今天怎么眼都睁不开了呢,量量体温快!”对着姥爷大喊:“你外孙子回来啦!睁眼看看!”依旧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喘气显得更加疲惫了。

老娘看了我一眼:“这都睁不开眼了,你也帮不上什么忙了,该忙你的忙你的吧,我和你大姨看着你姥爷好了。”

若是转身就走,向来也不太合常理。在姥爷的病榻旁默立一会,微感无聊,看看老妈面对姥爷发烧各种着急的样子,想来也只能帮倒忙,只好默默地离开了。

回到家,盯着电脑发呆。从小父母都忙,可以说记忆最深的都是在姥姥家长大的。作为为数不多的常驻劳动力,每天放学后,经常要完成的任务就是和表弟晓宇一起浇花。看着满院子的花花草草,那可都是姥姥的心肝宝贝啊,绝对不能怠慢!我和小表弟皱着眉头一盆盆的浇好,心里还默默地数着,“这个倒半瓢,这个是小半瓢,那个最大,需要倒一桶!”如此养的一院子的花花

草草郁郁葱葱,生活虽然略显窘迫,倒也开心快乐。如此养了好多年,黄秋子树要砍掉了,南边的院子要盖楼了,满院子的花花草草无处安放,只好卖掉。姥爷趁着身体有力,推出板车,放好一盆盆各色各样的花,略微颤抖的推到街上。那时候的我跟在他后边,看着他跟买家讨价还价,“这可不能卖,这么多年了长得这么好,这点钱怎么卖!”买家一个个的离开了,好几天也卖不出去几盆花。都是曾经辛辛苦苦养出来的啊,怎么舍得就这么简单的卖掉了!眼看天色已黑,姥爷依旧是略微颤抖的推回板车,安放好一盆盆的花花草草,钻进屋子忙起家里的活。。。

“你姥爷的情况真的是不好啊”,老妈回来了,“十来天前就坐不起来了,但是像今天这样还是第一次啊。”我走到妈妈的屋子,无言以对。难道能说是因为我回来的原因,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么?无奈中只好唯唯诺诺:“人老了嘛,免不了生个病什么的,过几天就好了。”话虽然这么说,但是心里总还是没底的。依稀想起姥姥去世的时候,我好像也是这么说的,心里不由得一阵寒冷,转身离开,钻到自己屋子里,打开电脑,胡乱的翻着各种网页。心里默默的想着,希望姥爷能好起来。

“看这样子你也帮不上什么忙了,不是要做你的数学建模吗,好好的做吧,家里的事情我来看着好了。”想想也是,于是撺掇撺掇队友,开始准备数学建模的事情。打算2号回学校,全力准备。

“2号就要走么,大年初三是吧,那要赶紧把家里的那些好东西给你煮了。晓宇他妈给拿过来这么多虾,给你煎了吃了吧。”每次放假都是如此,从半年前上次放假就开始攒下来的好吃的,就等这次放假我回来煮给我吃。因此老妈的厨艺依旧糟糕,各种保鲜技术倒是长进了不少。盛情难却,各种鸡鸭鱼肉一起招呼,直希望我一天能把半年的东西都吃回来。满腹油水的离开家乡。

要说回家了吧,时间过的就是快。转眼春节到了,大年初一走亲访友,姥爷依旧是无意识不睁眼状态。想来以前过年的时候,姥爷总是颤颤巍巍地从兜里拿出一张毛爷爷当做压岁钱给我们这些小辈,换来的也仅仅是一句看似普通的“姥爷过年好!”,和姥爷脸上憨憨的笑容。今年虽然压岁钱没少,送出来的人确是大姨。换来的是一个无奈的笑容和一个充满祥和的安慰。一起吃团圆饭,少了一个老人,少了一份祥和。

匆匆忙忙的回到学校,迎来的无非是一个个疲惫的白天和一个个不安的夜晚。为了出国为了一个小小的奖,大过年的离开家乡,确是令人不爽。反思上大学以来,似乎每个假期都没有在家里度过过。不是这个集训,就是那个比赛。学术水平难以恭维不说,和家里人在一起的时间才是少了又少。心里暗自苦笑一番,这么苦到底是为了什么。看看人人上大家都在秀各种玩各种吃的照片,想想前几天英语班上认识的某位同学应该还在福州玩的痛快,心里不由得百感交集。生来劳碌,无可抱怨。

在学校准备的日子一天天过去,就像恐怖游轮一样无聊永恒的循环。直到今天,蹲在厕所里边刷微博,看到了表弟的微博:

真希望能像弟弟一样,什么都不懂,这样会免去很多痛苦吧。。。不过爸爸说的没错,爷爷能活88岁高龄,陪大家过了春节,临终前和家里儿孙也都见面了,没病没灾,儿女孝顺,死的时候也没有任何痛苦,对于全家人来说也许都应该为爷爷感到高兴吧,不说了,早点休息,接下来几天还有很多事要做的

说实话,当时心里第一感觉是。。没感觉。只是想,临终前大家都在姥爷身边,而我不在,实在是太遗憾了。然后匆匆忙忙离开厕所,给老妈打电话,听着老妈忍着哭腔装作没事一样的语句,我才真切的感觉到一丝的悲痛。“你不用回来了,回来也帮不上什么忙,好好做你的比赛。等你弄完了再回来。”“我当然还是要回去的,这么大的事,我和队友商量商量”“你回来干嘛啊,用不到你,我们这些人忙活就好了”。。

是啊,老妈说的所有的话,似乎只有一句,就是“这里用不到你,忙活你的就好了”。我还能说什么呢。二十多年了,他们似乎所有的事情都是在为我减轻负担。尤其是最近几年,上了大学之后,听到最多的或许就是“你干什么自己决定吧,我已经不知道你在干什么了。想清楚了做就是了,需要钱就跟我说,肯定够你花的。”早就习惯了生活的我,也只好说,“好吧,我弄完了马上回去”

挂了电话,真的感觉我做的是什么事情啊!这些奖项,这些学习,真的有这么重要么?上大学这么长时间了,失去了这么多,我究竟得到了什么。这么做意义何在啊!大过年的,本来应该是在家好好陪陪父母,聊聊天的日子,却又有各种比赛,各种集训。仔细算算,究竟还有多长时间是能够陪在父母身边的呢。**基地不说,就是单独的竞赛,也会在过年早早的驱动起忙碌的我们,投入到无休无止的学习,工作中去。这样做,真的好吗?

话虽如此,到了这一步,还是要继续的学习下去。依旧忙碌的学习,忙碌的准备。就像表弟的微博一样:

爷爷过年该见的人都见了,就像我爸说的,儿女孝顺,自己也没受啥罪,活这么大岁数,也值得为爷爷高兴了,还是那句话,爷爷奶奶一辈子以这一家子大学生为骄傲,你安心学你的,拿个好成绩比你回来磕个头更能让爷爷欣慰,好好比赛

很多时候吧,他比我更懂事。确实,作为一个家族来说,最大的快乐莫过于家族的后代都能够发展壮大。到这里了,还能在说什么呢。生活就是一个圈子,就算是看懂了,也无法逃脱。能做的只能是就着大家的期待,努力满足大家的期望。姥爷去世了,甚至应该是高兴的。为了姥爷一生行善的善终,为了姥爷能够和姥姥冥间继续厮守。无奈的我们,知道就着眼下的路子,无法回头的走下去。

Contents
,